数东南配资

番茄小说网 www.pzw163.cn,最快更新生活系游戏最新章节!

    自从泰丰楼改变售卖纯肉馄饨的方式,将它从一碗一碗的售卖变为一颗一颗的售卖之后,每天来店里找哭的客人就明显变多了。

    按照原本的客户群体,如果吃纯肉馄饨的只是单纯的美院学生,哪怕发展到美院教授,一天三十份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但是今时不同往日,随着学校很那份奇妙的视频越传越广,许多来自中华大地各个地方的人,通过各种各样的关系和渠道打听到了传说中纯肉馄饨的出处。他们不远万里为了共同的灵感奔赴泰丰楼,不为别的,只为亲口吃上一颗传说中让人流泪的馄饨。

    导致泰丰楼每天都有很多新老面孔在同时哭泣。

    但阿诺厨师的哭泣一定是里程碑式的哭泣,因为在他之前还从来没有外国友人想要吃纯肉馄饨。

    江枫为了彰显这份纯肉馄饨的不同,特意把它做得更加难吃。

    不光煮的时间更长,还特意给阿诺厨师挑了个大碗,舀了许多一点都不好喝的馄饨汤。

    大大的白瓷碗,满满的汤,汤中漂浮着一颗小小的馄饨。

    这样一碗诚意满满的纯肉馄饨,任谁看了都要夸赞一句:

    “呸,奸商!”

    馄饨煮好后照样是由季月亲自端过去,江枫跟在后面,但不靠近,只是远远的看着阿诺厨师,准备等他开始哭了再悄无声息的走近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看到馄饨的时候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?”阿诺厨师又不是没吃过馄饨,但他还真没吃过这么大一个碗就装一颗馄饨的馄饨。

    一颗就一颗,你整那么大碗干嘛呀!

    季月点头,脸上挂着专业的笑,用客服腔的语气道:“是的呢,这也是我们店的特色,我们店的馄饨就是按颗卖的,一份只要一块钱。”

    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!

    阿诺厨师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拿起勺,把碗中唯一的那颗馄饨舀起来,结果刚舀起来馄饨皮就断了,连带着他脸上都被溅了两滴热的馄饨汤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:……

    他怀疑江枫是故意做这一份粗制滥造的馄饨恶心他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这馄饨有古怪不太正常,阿诺厨师还是非常豪放的一口包下,连嚼都没嚼就直接吞下去。

    “shit!”阿诺厨师怒道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是人吃的吗?简直比shit还shit,在路边随便找条狗让它做都能做得比这个好。

    刚刚吃完鸡豆花,舌头升级的阿诺厨师哪承受得了这样难吃的馄饨。

    鸡豆花可以提升食客的味觉灵敏度,让好吃的变得更好吃,相应的难吃的也就会变得更难吃。但是吃鸡豆花的食客往往不会去吃纯肉馄饨,吃纯肉馄饨的食客通常也没那机会去吃鸡豆花。这两者的客户群本就是不重合的,原本没有交集,直到阿诺厨师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还是连着吃的。

    想想就不由得让人落泪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也确实想落泪,他不光这么想,他的泪眼也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刚才吞咽得足够快,但是奈何他的舌头实在是太强大,对味道的保留与记忆超出常人,纵使他不想回忆刚才那令人窒息的味道,他的舌头也依旧会让他回忆。

    难吃是有区别的,食材的难吃是因为它的味道可能不太好,需要经过后天的烹饪与加工让它变得好吃。但菜的难吃往往是真的难吃,是有意为之的难吃,令人发指的难吃,深入骨髓的难吃。

    纯肉馄饨无疑是难吃界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吃了这样一口馄饨,正要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破口大骂,就被突然涌上心头的回忆止住了骂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哭了。

    猛男落泪大概就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就连哭都和一般食客不一样,吃的纯肉馄饨哭的人往往悲伤悲愤甚至是悲痛,撕心裂肺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生同情,然后上去抱抱他,给她他一张纸巾让他抹泪。

    但阿诺厨师不一样,他的哭是带着愤怒,无力,像发泄,像嘶吼,像咆哮。

    他就连哭都哭的特别有气势,让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季月转头给在远处暗中观察了江枫疯狂使眼色,大致意思就是快来快来他哭了。

    江枫快步朝阿诺厨师走去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哭的很认真,充满了真情实感,而且哭得很投入,像是完全沉浸在了伤心的回忆中,没有注意到江枫已经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shit!”阿诺厨师一声怒吼,把坐在他隔壁桌的食客吓了一跳,差点筷子都没拿住,偏头看了一眼,发现他面前放着一碗混沌汤,顿时习以为常接着吃菜。

    然后阿诺厨师就突然抱住头,像是崩溃和无助的孩子一样,闷头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反应如此强烈,把江枫和季月都有点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他这个反应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?要不然你去劝劝他?”季月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江枫连连摇头,他哪敢去呐。万一他把阿诺厨师劝得恢复了神志,清醒过来了,发现不对劲,暴起跟他真人PK。以阿诺厨师这种硕壮的身板和富有肌肉感的手臂,他怕是撑不过三招就要缴械投降,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估计江建康同志都来不及救援。

    江枫和季月在边上走着,想等阿诺厨师哭完这一阵再视情况而定。一般吃完纯肉馄饨的客人都不会哭特别久,毕竟苦涩的回忆往往不会特别长,让人觉得苦涩的只有那一两个瞬间。

    渐渐的,阿诺厨师好像心情有些平复了,江枫正想上前劝说一两句,阿诺厨师突然变得非常暴躁,用手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,发出一声字正腔圆的中文怒吼。

    “彭长平!”

    江枫:???

    江枫懵了,阿诺厨师抬头,看见江枫也懵了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间变得非常尴尬,尴尬得季月都想溜走去端菜,尴尬得江枫都想跟季月一起去端菜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江枫干笑两声,想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,最终还是闭嘴了。

    这个气氛实在是太尴尬了,完全缓解不了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也觉得尴尬,他尴尬的点是在于他居然在公众场合如此失态,还被江枫看到了,就是不知道被江枫看见了多少,社会性死亡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阿诺厨师并没有觉得是纯肉馄饨有问题。他觉得他会想起那段经历完全是因为纯肉馄饨太难吃了,才让他连带的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阿诺厨师也觉得他应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店馄饨真的是太难吃了,令人难以下咽。”

    江枫:……

    我觉得你维持刚刚那样闭嘴的状态挺好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江枫觉得阿诺厨师上的气势弱了不少,整个人看起来也好说话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抱歉,今天的馄饨是我做的,但我们店的特色就是馄饨很难吃。”江枫实话实说,“你觉得今天的鸡豆花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着还顺势坐到了阿诺厨师对面。

    这一刻,阿诺厨师终于想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